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

在古羅馬 微醺了【La Taverna de' Mercanti, Roma】


穿過台伯河 沿著帶點滄桑的河堤 離開了喧鬧的人潮
尋著母狼的足跡 踏著步子 一步 兩步 無數步

微微的汗珠 從額頭間冒出  不一會兒
又被這入秋後的晚風 輕輕抹去

夜裡的黑 串起點點黃色的燈火 我 來到了河的另一邊

 

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

逗留。托斯卡那【Agriturismo Il Rigo, Toscana】

出發前打包著即將要生活一年的行囊,有點不知所措,畢竟跟短暫旅行完全不同的氛圍,時序也必須從夏天整理到冬天。心裡嘟噥著會下雪嗎?從沒踏上的土地一無所知,而此時還不時興使用網路查詢資訊,更不用說谷歌大神了,他是誰啊?!這是現在已經遺忘了的那樣一個荒野時代。

拉著超過腰際的大行李箱離開了 Fiumicino 機場,搭上從羅馬到 Siena 的巴士,坐在車廂最後一排的我,和著時差揉著酸澀的眼皮,刺眼的陽光從玻璃窗外灑進,應該還有一個小時才會抵達位在山上的 Siena,因為睡不著索性不睡了,將厚重的紅色布簾拉開後,忍不住驚呼了起來,車子早已離開公路開在起起伏伏的托斯卡那山丘邊,除了延綿不絕的丘陵地形,路旁的田裡是一眼望不盡的燦爛金黃,在陽光下顯得更有朝氣的向日葵田。

這是我與托斯卡那邂逅的第一次,就在那個充滿未知的早晨,2001年的初夏。

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

翡冷翠的心臟【Il Mercato Centrale Firenze】

翡冷翠,也是一般熟知的佛羅倫斯,除了是文藝復興的搖籃,更可以說是托斯卡納的心臟地帶,面積最大,人口數也最多。若要說到翡冷翠的心臟,當地人可能會給你不同的答案。但,我想,中央市場(Il Mercato Centrale Firenze)應該會是選項之一吧!尤其,在逛了重新誕生後的中央市場,我更是這麼確信著!

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

等待一甲子的相遇【Trattoria Mario, Firenze】

有些味道,是在旅行途中邂逅的,就跟初戀一樣,離去後依舊會在腦海中懷念的。
我想,Mario 對我來說,就是這樣的一間店,念念不忘。



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

丁骨牛排 碳烤著【 Trattoria Bordino, Firenze】

忘了這是第幾次到翡冷翠了,但卻是第一次這麼急迫的,要去找尋那想念已久的焦香味。從策馬特一路下山,歷經了在 Brig 跟米蘭換車後,晚間六點多終於抵達了翡冷翠。走出 SMN 車站左轉,拉著行李走在極度熟悉的街道,很快地找到了今晚下榻的B&B,本來的B&B主人無法接待,請員工 Matteo 等我們入住check in。一方面是肚子餓,另一方面是知道今晚星期五,Matteo 可能是要跟朋友去碰面狂歡的,速速的寒暄、介紹房子、付房費後就互道 Buona serata。

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

寒夜裡的耐力賽【重慶森林 Chunking Express, Paris】

撐不下去,那就只能認輸離開了!

當極地選手陳彥博在戈壁250公里賽程最後一段路,因高溫焚風、低溫冰雹面臨了中暑、脫水、抽筋甚至意識昏迷時,平時對他來說只是輕易的一小段路,此刻卻是如天與地間的遙不可及,差點就要失去鬥志了,還好他撐過去了,憑好友的鼓勵跟意志力戰勝自己,嚐到了勝利的甜美。

感動之餘,突然想起了那樣一個夜裡,我跟她的耐力賽⋯⋯

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

逗留。策馬特【Haus Theodul, Zermatt】

午後四點多,陽光正好,照亮了翠綠的松葉林山坡,山腳下被巨大的山影給遮蔭住,從阿爾卑斯山吹來的山風一陣陣,徐徐緩緩地、輕輕柔柔地,迴盪在山谷間、樹梢處,涼涼爽爽帶點青草沁涼香氣,廝磨在耳際旁、徘徊在腳踝邊。


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

觸摸那 蒼穹頂【Matterhorn, Zermatt】

夜裡摸著黑 點上月光 數著點點星子
邁著輕輕的步子 慢慢往上爬 涼如水的山風 深深一口呼進

遠方的坡依舊細細長長  需要耐著性子
期待躍上那陵線 看遠方的太陽 緩緩升起閃耀著光芒....